GG热搜
【娇妻的战争】(1~3)作者:alansong
匿名用户
2024-03-04
次访问
  【娇妻的战争】作者:alansong【娇妻的战争】1作者:alansong字数:3292来源:龙潭实现声明,这不是我的原创,我也没这文采,构思还算可以。这是我在龙泽上看到的,感觉不错,有点《我妻如奴》的感觉,于是发出。不知道应不应该发在这个区,先发1章(原文已经跟到6章)。若触犯版规请版主下(千万别删号、扣金币),我将停止。若没犯规,明日发后续。一打开的魔盒蘇蘇的精神有些萎靡,躺在副駕駛的座位上,昏昏欲睡。我按按她的額頭,體溫正常,稍稍安心。這些天,這小妮子确實累的夠嗆,銀行最近指标的壓力頗大,作爲部門主管的蘇蘇每天加班到很晚才回家。我很理解她,作爲妻子的蘇蘇溫柔可愛,但是事業始終是她另一個信念,蘇蘇的個性就是這樣,二十多歲的女子,很少有這樣的事業心。「秦剛,我的車鑰匙在公司辦公室的桌子上。」蘇蘇睜開了眼睛,她有些懊惱。今天我到總部開會,順便接她回家,所以她的車沒有開,車子停在了公司的車庫裏. 「沒事,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幫你去取。」我經常會去總部,支行的工作沒有總部這麽忙,我經常借着開會的名義去看看自己的嬌妻,總部的很多同事包括保安都認識我。蘇蘇點了點頭,從包裏搗鼓出了門禁卡交給了我,随后似乎精神略微好轉,她拿出手機,開始玩了起來。車子在高架上穿梭,我的心情還算不錯,手放在蘇蘇光滑的大腿上,來回摩挲着。蘇蘇看着手機,手指輕輕地滑動,只是在我的手滑進裙底的時候扭了扭身子,「别這樣,秦剛,會被看到的。」這丫頭總是這麽害羞,我笑了笑,「蘇蘇,我們都結婚兩年了,車震還沒試過呢。」蘇蘇白了我一眼,卻并不說話。「哎,你的工作其實。。。。。。」我的話還沒說出口,她便歎了口氣。「别談工作了,我真的有些累。」蘇蘇伸出手,挂了挂我的鼻子,像是撒嬌一般對着我嘟了嘟嘴。我一聳肩,一路無言,我很快就把蘇蘇送到了家,這個家只有我和蘇蘇兩個人,聘請的家裏的阿姨,應該已經做好了晚飯,不過她五點鍾就已經下班回去了。蘇蘇解開保險帶,「老公,你小心點開車。」蘇蘇沒忘記提醒我,轉身下了車。「嗯,老婆,我看着你上樓。」因爲門口電梯燈光并不算亮。蘇蘇笑了笑對我做了個鬼臉,走進了門口。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電梯之中,才再次發動了汽車。今天的天氣不錯,我扭頭看着天空,繁星點點. 我家有個露台,同樣也能看到滿天繁星,要是能在這個露台上和蘇蘇做愛的話,應該很刺激。不過蘇蘇這個人還是很保守,似乎從來沒有想過這麽刺激的做愛方式,她應該也不會同意。我撇了撇嘴,調轉了車頭,准備開回十公裏之外的銀行總部。就在我繞過樓房的綠化帶時,忽然發現13樓的電梯間燈亮着。蘇蘇乘電梯不可能這麽快,又是隔壁的小孩子忘記關燈了吧。對此我并沒有在意,驅車離開了小區. 坐落在市區的銀行總部,在晚高峰的時候,道路特别的擁擠,十公裏的路程,我花了将近半個小時才開到。總部的大樓依舊燈火通明,我微笑和保安打了招呼,随后乘着電梯上了樓。蘇蘇的部門在總部的十八樓,這個樓層基本都是總部機關的所在地,所以都是一間間辦公室,每間辦公室大概有三四個同事,蘇蘇作爲部門主管,獨享一間不算很大的辦公室。對蘇蘇部門的地形熟門熟路,很快就進入到她的辦公室。不過車鑰匙并不在她的辦公桌上,我四下打量了一番,貌似也沒有找到。我撥通了蘇蘇的電話,鈴聲響了好久,才傳來蘇蘇略有沙啞的聲音,「老公,你回來了嗎?」「老婆,我剛到你辦公室,你的桌上好像沒有車鑰匙。」「啊,不會啊,應該在桌上的呀,讓我再想想放哪裏了,嗯嗯。」蘇蘇的聲音似乎有點輕,有點像是在壓抑着什麽。「那我也再找找吧。」我安慰道,随后又忍不住問道:「蘇蘇,你的聲音怎麽啞掉了,是喉嚨不舒服嗎?」「沒有啊,沒,沒有。」蘇蘇哼哼着說道。「好吧,那我挂了,找不到再打電話給你。」我搖了搖頭,感覺蘇蘇似乎馬上就要睡着的樣子,這小妮子到底是有多累啊。沒多久,我便找到了車鑰匙,小妮子把車鑰匙放在了電腦鍵盤的旁邊,電腦雖然關了,不過鍵盤的抽屜卻沒有推進去。我拿起車鑰匙,卻意外地發現電腦的讀卡器中插着一張SD卡。這小妮子也太不注意了,作爲主管的電腦,有着大量的信息,是行裏嚴格管控的涉密電腦,怎麽能插着一張存儲卡呢?我拔下了讀卡器中的SD卡。這是一張用在數碼照相機上的SD卡,我不禁有些好奇,不過也沒有多想。替蘇蘇整理了一下座位和辦公桌,准備要離開蘇蘇的辦公室。不過在打開門的一刹那,我看到一個黑乎乎的盒子,在門后的角落中靜靜地呆着。是蘇蘇開門的時候忘記掉落的東西?我撿起盒子,仔細觀察。這是一個絨布木盒,還算比較考究,我輕輕打開了盒子,光線太暗看不清裏面的東西,我拿到窗戶邊,借着月色才看清了盒中的物體. 這是一顆一顆的塑料圓珠,一顆比一顆大,總共七個,一根繩子串起了這七顆珠子。這是什麽?應該不是手環,我有些吃驚地看着盒中之物,如同看着一個潘多拉的魔盒。毫無疑問,這一串珠子,是嵌入人體肛門腔體的肛珠!爲什麽會有這個東西?難道是。。。。。。我感到大腦有些缺氧,雙腿也有些微微的顫抖,爲什麽蘇蘇這麽溫柔可愛的女子,在她的辦公室裏,會有肛珠?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思考了一會,帶着十二萬分的疑問,我決定打開她的電腦,插入那張她遺忘拔下來的SD卡。密碼應該是我的生日,看到視窗的界面跳動,我的心稍稍有些安慰。我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情究竟是什麽,在打開SD卡目錄的一刹那,像是想要抓住水中的稻草一般忐忑。果然是照片的文檔,每一張照片的信息顯示的是前一個月的日期。一個月前,蘇蘇好像是三亞出差的時間. 我微微顫抖這點擊打開第一張照片,電腦嘶嘶的轉動聲讓我坐如針氈。一張風景照出現在電腦屏幕上,雖然不知道是哪裏的風景,但是我的心髒顯然跳動更快了。這是什麽地方?下一張照片讓我心中一寬,我看到了沙灘,三亞的沙灘。后十幾張照片都是三亞的照片,不過都是風景照,沒有人。說實話,這小妮子的照相水平着實不怎麽樣,這風景拍的沒什麽亮點. 我繼續點擊下一張圖片,這時電腦的屏幕上出現了屋檐,似乎是一座小别墅的模樣。随后便是泳池,廚房,浴室和床。再下一張照片,燈光出現了,顯然是到了夜晚,也是一張床的照片。一個婀娜的身子,出現在了床上。是一個女人的背影,她彎曲着身體,側躺在床上,全身赤裸,沒有一絲一縷. 唯一的一件東西,是她兩個圓翹的臀瓣中夾着的肛珠!肛珠的最后兩粒還露在臀瓣的外面。一雙嫩白的大腿像是屈辱一般緊緊夾住,肛門卻被肛珠狠狠的頂開,肛門下面就是濕漉漉的陰唇,兩片緊緊閉合的肉膜一片滑膩膩的液體. 我的心髒像是忽然失去了血液,手漸漸無力垂下。這肛珠是多麽的熟悉,這女子的背影又是如此地陌生。是蘇蘇!我對自己妻子完美的腰臀線太熟悉了,這個是她最喜歡的睡覺姿勢,蜷曲着雙腿,側卧在床上,由我摟着。。。。。。我猛地站了起來,腦子裏一股熱血直沖,想要搬起椅子砸碎眼前的電腦!然而我看到了桌上的照片,這是我們倆的合影,而這是妻子的辦公室。我喘息着,緩緩坐下,我現在還不能沖動,這裏是蘇蘇的辦公室,我現在還不知道是蘇蘇主觀的出軌,還是被強迫,我現在必須要現搞清楚狀況,找出那個混蛋!我赤紅着眼睛,繼續點擊這下一張。屏幕上出現了一只手,毫無疑問這是一只男人的手,這只手按住倒數第二顆肛珠,正推進那光滑臀瓣的中央。我拿起盒中的肛珠,倒數第二顆的直徑應該有二公分,這麽大的一顆肛珠塞進人體,這是多麽痛苦的體驗。照片中的這個男人正在往蘇蘇的體内塞着罪惡,這個男人究竟是誰?我顫抖着繼續點下去,屏幕上出現了男人的背影,他把蘇蘇的腰托了起來,圓潤的屁股高高翹起,那肛珠就像是母狗的尾巴般插在蘇蘇的臀后。男人拉起蘇蘇的頭發,扯的蘇蘇的腦袋向后仰着,她的雙手撐着床沿,腰部低沉,而臀部卻高高的翹起,形成一個驚人的弧度。随后便是最后一顆巨大的肛珠,足有三公分直徑的肛珠,被推進了蘇蘇的肛門. 我不知道被扯住頭發的蘇蘇當時的表情,一定是痛苦不堪。看到這裏,我再也無法繼續看下去,我關閉了電腦,把所有恢複原狀,然后把那肛珠盒子,塞進了口袋。驅車回家的速度,要比剛才還要慢一些,車道上漸漸擁堵,夜歸的人們此刻正返回各自的巢穴。而我就像是一個孤魂野鬼般,開着沒有打開車燈的汽車,緩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