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热搜
【韩流快感】(1~4) 作者:西門含
匿名用户
2024-03-04
次访问
  字数:7582韓流快感作者:西門含日期:2014/7/3首發:春滿四合院;第一章明洞小老板金泰民是明洞眾多時尚服裝店中一間小店的老板,店鋪並不大,這是他的雙親過世後留下遺產中的一部分,由於家中是開服裝店的,所以從小到大他都受到周圍的環境影響而對服裝產生濃厚的興趣。金泰民在首爾大學時裝設計專業畢業後一年,雙親就在一場飛機事故中遇難。現在家中只剩下他他妹妹一起生活。幸好金泰民的時尚設計天賦還不錯,靠著自己的女性設計時裝在明洞中小有名氣,經常有90後小偶像來他這裏選購衣服,不時還會有一些大牌的明星通過介紹來這裏逛一下。店裏便掛著幾張明星的簽名嚇一嚇人。金泰民的妹妹是S公司的練習生,金秀研。嗯,可能是看習慣的緣故,金泰民並不覺得自己妹妹有什麽特長去做偶像,漂亮嘛,追求她的人一直都不少,以前是挺喜歡黏在泰民身邊的,但是到了高中叛期,就吵著要去做什麽練習生。父母向來寵著她,就讓她去做吧。現在聽說差不多出道了,但是公司不打算讓金秀研進女子組合,而是讓她拍幾部mv,cf,然後拍電影,做一名演員。金泰民想了想,自妹妹從小裝哭的技能就厲害,什麽時候什麽地方想哭就哭,沖這點,確實也有做演員的天分,既然她這麽愛演,就讓她演吧。「TaYee時尚服裝店!這是我家的店,大家進來看一看吧。」一名身高165厘米的女生帶著幾個同走進泰民這家店。這個女生猜都猜到,就是金泰民的妹妹金秀研。金秀研的身高在女生中已經算是不了,但是身材比例非常好,一眼看過去會覺得她非常修長,胸部卻意外的有75C。擁有火辣身材的金秀在家中經常穿著一件黑色背心和短褲到處走。金泰民也不會客氣的盯著看,下體自然而然得勃起,金妍都是一個白眼過來,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會一腳踢過來,但是力氣並不會很大,反而令金泰民欲火更大,跑進衛生間拿著自己妹妹的內衣褲擼幾炮才能瀉火。金泰民並沒有因為自己妹妹的到來而離開自己的位置,依然是趴在設計臺上塗塗畫畫,這是金泰自己的習慣,他喜歡在熱鬧的地方做設計,他覺得要給人穿的衣服,就要看著人設計,這樣才能隨時象到別人穿自己的設計時會是什麽樣子的,所以他便把設計臺放在自己店裏,然後請幾個職員看店和收銀。可能是因為金泰民的態度太冷淡,金秀研顯得有點氣,自己都把客人帶來了,身為老板和哥哥,然還一動不動,便氣沖沖地領著同伴走到金泰民面前,大叫道:「不知道有客人來嗎?怎麽都不動一下,這些可是你的衣食父母啊。」金泰民並沒有搭理金秀研,只用手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對著金秀研後面的幾個女生說道:「最近店裏出了幾款應季的時裝,你們去看一看。」這幾個女生中除了一個女生金泰民見過,其他的都是第一次來自己的店。每一個女生都長得非常亮,身材也十分火辣,不愧是S公司的藝人啊。那個來過不少次的女生,跟金泰民顯然很熟了,看著金泰民,眼神閃爍光芒,問道:「泰民oppa,最近這幾款都是你自己設計的嗎?」「那當然,不然我在這裏打醬油啊。」金泰民笑道,「對了,秀京,這幾款中我覺得有一款挺適合你的,你去試一試。」「哦,oppa,難道你是專門為我設計的,我好感動哦!」這位名為秀京的女生調笑著金泰民。還沒等金泰民吐槽,妹妹金秀研就大叫「鄭秀京,你這麽肉麻要死啊!害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沒錯,這個女生就是s公司推出的女子團體「函數」的其中一名成員鄭秀京。最為出名的是他的姐也是S公司的主力女子團體「少女世代」的高音主唱,傑西卡,本名鄭秀妍。姐妹兩人先後出道,無論姐還是妹妹都是那麽漂亮,這對姐妹花自然成為了南傍国演藝圈中人人喜歡的對象,兩人的關系讓兩個團體的粉絲都津津樂道。鄭秀京本來還想跟金泰民說多幾句話的,但是金秀研已經強拉著她去看衣服。剩下的兩個女生在裏都不知道說什麽,出於禮貌,兩人對金泰民介紹自己:「秀妍的哥哥,你好,我是函數的宋倩(雪梨)!」金泰民看著眼前兩位妹妹的漂亮朋友,也急忙做自我介紹,「你們好,我是秀妍的哥哥,金泰民,既然你們是秀妍的朋友,也不要這麽客氣了,方便的話便跟秀京一樣叫我oppa好了。」宋倩是函數的隊長,是個Z國人,對叫別人哥哥並沒有什麽不習慣,而雪梨是出了名的親近人,所以便很快決定了。兩個人對金泰民說了一聲「泰民oppa,那我們兩個也過去看衣服了。」金泰民笑道:「那好,你們叫彩雅帶你們看一下衣服。」韓彩雅是店中跟金泰民說話最多,也是漂亮的店員,金泰民當初就是因為她的笑容立即錄用了她,用金泰民那時候的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天的笑容啊。而且身材又好,金泰民經常讓韓彩雅幫他試穿設計出來的衣服,經常調笑她說就是天生的衣架子,胸部不是很大,B左右,但是卻非常協調,金泰民已經無數次想出手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是卻怕破壞了兩人之間的關系,到時候尷尬起來,辭職走人了就虧大發了,還是慢慢培養感情先吧。過了不久,她們都選好了衣服進入更衣室。突然間鄭秀京的更衣室門打開,她只把頭露了出來,偷偷摸摸地小聲叫金泰民:「泰民oppa,你過來一下。」金泰民以為她衣服有什麽問題,便放下筆,走過去更衣室。「怎麽了?有什麽地方不合適嗎?」誰知道秀京伸出手一下把金泰民拉進更衣室。金泰民驚訝得差點叫出聲,秀京急忙把他的嘴按緊,把金泰民那聲尖叫硬生生壓回聲帶中。金泰民眼前是一具剛剛發育好的絕美身軀,鄭秀京看到金泰民望著自己那長大之後就沒被其他人看過的肉體,臉上馬上紅了起來。鄭秀京對金泰民小聲說道:「泰民oppa,我喜歡你,你覺得我怎麽樣?」金泰民終於回過神來了。但還是迷迷糊糊地說:「你是秀妍的朋友,我不能對你這麽做?」鄭秀京把金泰民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那柔軟而充滿彈性的感覺讓金泰民的手不自覺地捏了幾下,鄭秀京發出了幾聲忍著聲音的呻吟。鄭秀京說道:「我們公司也不會讓我們跟別人交往,但是我次次見到oppa都忍不住想要說出來,我喜歡你。」(待续)第二章秀京的誘惑金泰民看著鄭秀京那可憐楚楚的樣子,心臟遽然加快跳動,聲音因為口幹舌燥也變得嘶啞:「雖然我也喜歡你,但是我一直把你當成……」金泰民的「妹妹」兩個字還沒說出來,就被鄭秀京的吻堵住了。只覺得從她的小嘴裏傳來了柔軟又溫熱的感覺,讓他更是喘不過氣來。於是金泰民感覺到她正在全身的顫抖,那皮膚裏傳來了一陣陣電流般的刺激感,讓金泰民使勁的把自己堅挺的下身往她的小腹處壓了過去。這個舉動立刻惹來鄭秀京的一陣嬌喘,不知道究竟是她在掙紮還是她故意的挑逗,她竟然開始輕微的搖擺起她盈盈不堪一握的柔軟腰枝,在晃動中不斷的摩擦著金泰民的下身。金泰民只覺得自己的小兄弟仿佛要脹裂開來一般,他的手已經握住了鄭秀京胸前的那對雙峰,他用手指捏住了她胸前的突起,卻引得她更是激烈的扭動著身體。金泰民放過了鄭秀京已經被自己吻腫的紅唇,輕輕的咬住了她晶瑩玉潤的耳垂,雖然這個部位面積不大,卻也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從鄭秀京漸漸被情欲彌漫的眼睛來看,金泰民知道自己可以更大膽一些了。金泰民吞了吞口水,繼續向下輕吻,她那微微突起的鎖骨處甚是迷人,金泰民伸出舌頭,輕輕的舔向她鎖骨處的凹陷,她的皮膚表面好像塗了一層蜜一樣,竟然是甜的。金泰民感覺懷裏的人兒顫抖得更是厲害了,不停上仰起伏的小腹和金泰民的身體緊緊的摩擦著,從鄭秀京喉嚨裏發出的輕微喘息聲,讓金泰民的雙手更是肆無忌憚的遊走在她的嬌軀上,金泰民的一只手已經移到了她的翹臀上,那豐滿彈性的臀肉在金泰民的手心裏彈跳著,他微微的彎下了身體,把自己的胸膛緊緊的貼在鄭秀京早已裸露在外的雙峰上。兩團柔軟讓金泰民不禁目眩神迷,感覺鄭秀京抓著自己背部的手也更緊了,金泰民堅挺的下身正不斷的磨蹭著鄭秀京的私處,金泰民感覺身上所有的血液都匯集在一處。金泰民一把抓住了鄭秀京的小手,把她引導到了那裏,她只是一震,還是乖巧的順了金泰民的意,雖然只是一動不動的覆蓋在那裏,但是也夠讓金泰民血脈賁張了,他問道:「可以嗎?」鄭秀京明知道過去那裏是什麼意思,雖然心中羞澀,但是她仍然微微點頭「嗯」了一聲。金泰民的手不安分的由鄭秀京的肩滑過她的腋下,右手掌進逼她發育良好的酥胸,然後他開始用自己的虎口托著雪白的酥胸的底部輕輕搓揉著,鄭秀京沒有抗議,只是在金泰民的懷中輕輕的嬌喘籲籲。這個輕柔的動作顯然給她帶來了很大的刺激,金泰民的食指感覺到鄭秀京的蓓蕾硬起來了。因此金泰民的手掌整個罩在鄭秀京的雪白豐滿的酥胸上,揉捏著鄭秀京硬起來的蓓蕾。鄭秀京的頭也不再輕倚著金泰民的胸膛,她把頭擡起來,從金泰民的耳後一路吻過來,兩片唇想要找尋他的唇。金泰民自然相當配合,他轉過自己的頭,四片嘴唇再次緊密的接合在一起,金泰民的手停止了動作,專心的與她接吻,鄭秀京也嘗試著用自己的舌頭輕敲他的門牙。金泰民的舌頭伸出去迎接鄭秀京的來訪,他吞咽著她的唾液,她的嘴也發出「嗯嗯」的聲音,似乎是想把他吞進去的份要回來似的。他們就這樣熱情又深情的吻著,當金泰民覺得可以更進一步的時候了,才停止了他們之間的吻。鄭秀京不舍的退出她的舌頭,眼看著金泰民將她的一條腿架到他的手上,她現在與金泰民呈四十五度角,鄭秀京的雙手環在他的頸後,繼續將雙唇靠過來,想再得到他的溫存。金泰民毫不考慮的將自己的嘴靠過去,兩人又開始熱情的吻著。鄭秀京蓓蕾是粉紅色的,看起來比較大,乳暈脹脹的,粉白的顏色、圓潤的外觀,挺立在金泰民的面前。金泰民沿著鄭秀京的粉頸一路輕吻到她的雪白的乳溝,她發出輕哼聲,鼓勵著他向兩邊的櫻桃進犯。金泰民的手掌抱著她的腰,嘴則在鄭秀京粉紅色的蓓蕾上玩著遊戲,有時輕咬,有時用舌頭圍著尖端繞圈圈。鄭秀京則無力的將頭靠在金泰民的左肩,在他耳朵旁輕輕的哼著、嬌喘連連,像在贊許他做的這一切。金泰民稍微使了點力搓揉,秀京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卻發出扣人心弦的呻吟聲。「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聽著鄭秀京那張性感紅潤的嘴唇裏發出的呻吟聲,金泰民臉上淫蕩的笑容白嫩的更加淫蕩起來,更加用力的去吸吮著鄭秀京的蓓蕾,一只手輕輕撫著她的幽幽草原部位,一陣甜絲絲的快感漸漸彌漫鄭秀京的全身,她開始呻吟了。金泰民可以感覺到她鮮紅的嫩穴裏已經是一片沼澤了,就用的淫指輕柔的搔刮著她的鮮紅的嫩穴,順著那兩片嬌艷欲滴的陰唇的中間上下刮著。銷魂的快感令鄭秀京不停的喘氣和嬌吟,雙腿也不受控制的亂蹬。金泰民又用嘴裏的舌頭和牙齒玩弄她酥胸上的蓓蕾,同時一只手不安分的往下探詢她的嫩穴。金泰民用左手向鄭秀京兩腿間的草原探去,她的大腿往上探。接著這一只淫蕩的大手突然伸進她的的鮮紅的嫩穴外面不斷的磨擦,白皙的手指沾上乳白色的汁水後就壓在那顆粉紅的珍珠上用力的磨擦著。在金泰民的挑逗之下,鄭秀京下體升起一股熱意,臉頰泛著紅光,有一半是因為害羞緊張,一半則是由於性沖動,讓鄭秀京看來更是嬌羞嫵媚。金泰民看著鄭秀京絕美臉蛋上流露出來的濃濃春情,金泰民臉上淫蕩的笑容白嫩的更加淫蕩起來,更加用力的去撫摸鄭秀京滑嫩無比的肌膚,體內的欲火幾乎再也壓抑不住,下體一根充血的深褐色的肉棒,馬上就要破褲而出似的。金泰民感覺到鄭秀京的反應,她的手沿著金泰民的胸膛往下撫摸查找著腰帶的位置,再往前向他的下腹移動,然後雙手輕抓著他的堅硬的小兄弟,隔著褲子愛撫它,她的撫弄使金泰民的小兄弟脹得難受,隔著褲子已經不能再滿足他了。鄭秀京聰明的起身蹲到金泰民的前面,拉下他的拉鏈,想將他的小兄弟移出來。當拉鏈一拉下來,金泰民的小兄弟便立刻迫不及待的冒了出來。鄭秀京的手承接了這個貪婪的部位,她嬌羞而幽怨地瞪了金泰民一眼,接著她的頭低下去,情不自禁伸出舌頭輕舔著棒頭的尖端——這個金泰民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不一會兒鄭秀京的那張性感紅潤的嘴巴便已經容納這支猙獰的怪物,她的技巧是極富挑逗性的,她用牙齒輕咬著小兄弟的外部,她的頭上下運動,有時還往左右拉扯,金泰民的小兄弟頂端不時觸到她的喉嚨深處,他的反應越來越激烈,小兄弟也越脹越大。金泰民的手想伸到秀京的胸前,張開手去撫弄她的山丘,但是這時他的下腹卻傳來第一次的震動。金泰民急忙阻止她的動作,秀京擡起頭不解的望著他。金泰民從她的眼中讀到她不悅的表示,於是他用雙手將她扶上來,鄭秀京的雙手依然緊抓著他的小兄弟。金泰民附在秀京耳邊有點焦急的輕聲說道:「秀京,你再這樣調皮的玩,我就要泄出來了。」「呵呵。。。。。大壞蛋。。。。。就是要你泄掉,誰讓它老是想欺負人家,。。。。我要解決了它,省得你不老實!」鄭秀京說完甜甜的笑了兩聲,輕吻了金泰民的臉頰一下,又蹲回到他的分身前,雙手稍松,卻伸出舌頭開始玩弄他的小兄弟,不過這一次,鄭秀京沒有向上次那麼急切了,她先沿著金泰民的棒頭邊緣舔舐,漸漸往下把整個小兄弟含在嘴裏,一只手不時的上下套弄著,有時還把小兄弟下的槍囊含到嘴巴裏去。金泰民感動極了,想把鄭秀京也帶到高潮的巔峰,於是他雙手伸到鄭秀京的腋下想把她舉起來。鄭秀京便停止了口裏的動作,整個身子伸直了,站起來。跨坐在他的腿上,雙腳張開了一個很大的角度。鄭秀京將雙手環在他的頸後,身體一面往前移,她的嘴也在找金泰民的嘴。金泰民一轉身,雙唇緊緊的印上來,任憑她的雙手緊緊的擁著自己。很快的,他們的舌頭就又卷在一起了。鄭秀京那完美的軀體在燈光下泛著白瓷般迷人的光澤,那的雪白如玉的大腿渾圓飽滿,特別是大腿內側裸露在絲襪外的肌膚,白花花的一片,鮮嫩到了極點。她的小腿修長勻稱,曲線優美;腳踝纖美瑩潤,腳丫子纖長白皙,腳弓微高,那微微隆起的弧形曲線,銷魂到了極點,讓人鼻血欲流;小巧玲瓏的腳尖收攏有致;豐盈齊整卻不失肉嫩的腳趾頭,隨著走勢被緊緊擠壓又微微分開;腳趾甲鮮紅如血,泛著朦朦朧朧的光澤。噢,這人間尤物,這完美雙腳,如果她真的要用這雙腳來踩死金泰民,金泰民絕對束以待斃。金泰民是一個欲望很強的男人,他哪裏忍得住呢?淫靡的景致和小兄弟上絲滑如綢的感覺,讓金泰民熱血沸騰,雙目極度充血,幾乎就要暴出眼眶,金泰民受不了了,金泰民要插死她。金泰民雙手拿開那按壓在小兄弟上的柔荑,飛撲了上去,雙手撐在絲腿膝彎處,然後擺正身子,分開大腿,便向花瓣剌去。撲哧一下,蟒頭便進去了。堅硬如鐵的小兄弟迫不及待的插入了那汁水四濺的鮮紅嫩穴裏面裏,一陣狂插濫搞,兩人的結合處發出一片咕嘰咕嘰的抽插聲。「。。。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oppa,真舒服。。。真舒服。。。」鄭秀京發出了咯咯的淫蕩笑聲,雙腳高擡,掛上了金泰民的腰上,肉色瑩然的腳丫子隨著抽插不停的擺動著。小兄弟劇烈抽插帶來的強烈快感,讓鄭秀京不得不繃直了腳尖,腳趾頭揉搓在一起。大約是金泰民抽插的力度太大,終於讓鄭秀京那鮮紅嬌嫩的嫩穴受不了了,突然鄭秀京那性感紅潤的紅唇發出了一聲嬌呼道:「oppa。。。輕點。。。。。。我那裏有點疼。」金泰民感受著她的嫩穴裏面痙攣抽搐,溫柔的在鄭秀京的唇上親了一口,然後笑道:「秀京。。。。你再忍一會兒。。。。。很快就好了。」金泰民一使勁,盡根而入。那小兄弟插得多深,那小穴包得多緊。兩人都覺得仿佛電流過體一般,非常舒爽。然後金泰民的小兄弟再次使勁動了起來,進進出出地抽插起來,鄭秀京也發出了甜美的哼聲、呻吟聲。水霧彌漫的美目微微瞇著,扭腰擺臀配合金泰民的動作。金泰民一邊享受著,一邊欣賞著鄭秀京的雪白的酥胸。多好的兩個尤物,像波浪一樣動著,兩粒奶頭又嫩又紅,還散發著濃濃的乳香。金泰民看得心裏一癢,不禁伸出手把玩起來。一手一只握著。他推著、按著、抓著、撥弄著奶頭,給鄭秀京另一種享受。下面的肉棒毫不溫柔地幹著,每一下都幹得鮮紅的嫩穴發出噗哧之聲。股股乳白色的汁水源源不斷地流著,把兩人的下半身弄濕了。真可謂風流無限,春色無邊,只羨鴛鴦不羨仙。金泰民享受著艷福,別提心裏有多美。金泰民在鄭秀京溫暖而柔軟的嬌軀上,快樂地抽插著,一口氣幹了好幾百下,妙不可言。溫熱的嫩穴把小兄弟包得密不透風,那裏的水好多好多,泡得龜頭爽極了。而鄭秀京也非常享受,扭動著身體積極配合金泰民的動作。她的雙臂到了極享受時,不禁像藤蔓一樣攀上了金泰民的脖子,嘴裏的叫聲一陣高似一陣,恰似仙樂飄飄,聽得金泰民銷魂蝕骨,不能自己。他不時配合著鄭秀京挺挺屁股,使小兄弟子頂得更深、更厲害。兩只手也沒有休息,伸出去抓弄那不斷顫動的奶子。多可愛的兩只尤物,跟棉花一樣白、跟大白兔一樣活潑、跟美玉一樣光滑。那兩粒奶頭更美,漲得挺大,比兩粒櫻桃還誘人。金泰民的手忙活起來,在奶子上握著、推著、按著、捏著,對兩粒櫻桃更是極盡挑逗之能事,弄得鄭秀京不時發出幾聲低呼,使兩人的美事錦上添花。金泰民玩得興起,便坐了起來,湊上嘴吸吮奶頭。奶頭多麼敏感吶,鄭秀京馬上受不了,連連浪叫:「oppa,別親啊,癢死我了;別咬啊,會痛的。你玩得我要變成蕩婦了。」她的屁股動得更急了。金泰民吐出奶頭,望著濕淋淋的紅奶頭笑道:「我就是想讓你浪起來啊。偶像浪起來更招人喜歡。」說著,又把另一只含在嘴裏玩。嘴上能做的事他都做了,兩粒奶頭都被玩得硬硬的,別提有多好看了。鄭秀京畢竟是一介女流,在金泰民的身上折騰一會兒便香汗淋漓,速度也下降了。金泰民見此,說道:「秀京,讓我操你,管保操得你欲死欲仙、水流成河。」鄭秀京摟住金泰民的脖子,夢囈般地說:「我要累得趴下了,oppa,你操我吧,把我的嫩穴操穿吧,省得以後老覺得癢癢的。」這話聽得金泰民興奮得要發狂。他粗聲粗氣地說:「秀京,現在我就給你操嫩穴,把你嫩穴都操穿。」金泰民如狼似虎,一下下幹得紮實猛烈,幹得鄭秀京的呻吟聲都變得有點啞了,他聽了是多麼驕傲。插了不知多少下,鄭秀京說道:「oppa,我不行了,oppa,我要泄身了。」說著,金泰民感覺她的嫩穴的肉壁有收縮的趨勢,便加快速度,最後,真是快如閃電、疾如狂風。他繼續兇猛的抽插著,鄭秀京的笑聲轉成了紛亂的哼聲,接著是痛苦的輕吟,小腳用力頂掛在他的腰上,足弓圈繃成一個高潮的圓弧,她的下體瞬間崩潰,鮮紅的嫩穴肉壁不由自主的蠕動著,研磨著,環狀的肉褶緊緊圈箍,乳白色的汁水一波接一波湧出,赤熱的洪流一遍一遍的沖刷著金泰民整根小兄弟,小兄弟幾乎要被燒熔了和那鮮紅的嫩穴肉壁為一體。鄭秀京嬌喘連連,好久才從劇烈的高潮活了過來,她慢慢松開了繃直的腳尖,籲出了一口氣,繼續享受金泰民下體的抽插,光潔如玉,卻散發著淫靡的銷魂氣息。很快,鄭秀京便長聲浪叫著達到了高潮。當此關頭,她伸出雙臂緊緊摟著他,感覺兩人融為一體,仿佛變成一個人了。金泰民也停下來,享受那夾弄與沖擊的美。他心想:我這是身在仙境,在玩仙女呢。這種快樂是任何事都比不了。金泰民看著鄭秀京,只見她合上美目,一臉桃紅,額頭上還帶著香汗,那樣子真是美不可書。(待续)***********************************************新手首发两章,搞了半天才知道排版怎么搞。多多支持。